SERVICE PHONE

+86-0000-96877
55彩票,诚信为本,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

服务项目

联系我们

更多+
电话:+86-0000-96877
传真:+86-0000-96877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沿江中路298号江湾商业中心26楼2602-2605

配钥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项目 > 配钥匙 >

吴彦祖:我想成为艺术家 完全阳光没意思

发布时间:2021-08-29

  是个十足的文艺男青年,他不断地想让自己成熟,“我都35 岁了,我希望我能感受到这个年龄带来的东西”。

  吴彦祖像一个外星人,误打误撞闯入香港娱乐圈。他身上所代表的明星特质,已经完全迥异于香港本土的旧艺人,是另外一种新生力量。

  出生在美国的吴彦祖,是典型的“ABC”。他1997 年在香港出道,用了10 年时间成为香港一线明星。他也是香港新生代演员中最忙碌的男明星之一。最近几年,他都保持每年5-6 部电影的高产量,还是香港气质导演尔冬升(在线看影视作品)的御用演员。

  吴彦祖有很多绯闻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有相恋8 年的女友;他大大方方地在博客上贴图,宣告自己在南非结婚;在他的私人时间想做什么、和谁在一起,“不关任何人的事情,包括经纪公司和观众“。他有轮廓分明、外表俊朗,但是他喜欢强调自己不是偶像;他不把粉丝奉为上帝,“我只是做演员,是个普通人。”

  3月底的一个下午,吴彦祖准时跨进门,坐在桌边和记者聊电影。前一个晚上,他主演、监制的影片《如梦》开幕香港国际电影节,他和一大帮朋友坐在观众群中看完了这场电影。

  从外表上,他很容易被人当做“男花瓶”。但是坐下来聊天的时候,吴彦祖却是个十足的文艺男青年,他不断地想让自己成熟,“我都35 岁了,我希望我能感受到这个年龄带来的东西”。此前,他曾经凭借《新警察故事》获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,也因执导《四大天王》被香港金像奖封为最佳新导演。

  “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艺术家。开始的时候觉得不够资格,不够成熟,或身份上太被动,但我不断提醒自己,有一天总会找到机会用电影把想说的话说出来。”吴彦祖说。

  《如梦》是台湾女导演罗卓瑶的作品。影片开拍前,投资迟迟难以落实。吴彦祖拿到剧本,被这个爱情故事打动,“在现在的商业电影气氛下,很少有这样气质纯净、纯粹的文艺作品”。这类电影的投资通常都会难找,吴彦祖就自己帮忙张罗着找投资,还带头降低了自己的片酬。电影制作后期遇到了很多困难,他也参与解决。《如梦》也是吴彦祖参与制片的第二部电影。前一部电影《妖夜回廊》 也入围过第40 届台湾电影金马奖。

  吴彦祖沉迷于《如梦》。拍完戏后,有2个月他都情绪低落,难以走出来。在片中,扮演2 个截然不同的角色:内向的工程师和勇敢的大男孩。该片近期已经在内地公映,媒体对于该片有不少质疑,主要是情节冗长拖沓、剧情发展不符合现实等,但吴彦祖自己并不赞同:“爱情总会有两个版本,一个是理想的,还有一个是现实的。他梦里面那个女孩袁泉(在线看影视作品),到底是不是真的认识他,或者只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一个角色,或者是不是那个女孩子影响到他的梦……都没有一个答案,需要每个人自己去想。”

  《纽约日报》曾经用专题形式介绍除成龙以外的香港动作明星。那篇文章对于吴彦祖的评价是,“他自小在美国习武,拍动作戏游刃有余,将成为香港动作片最出色的男明星”。事实上,吴彦祖很少有机会用上自己的拳脚。他已经连续和颇有文艺气质的香港尔冬升导演拍了5 部电影,最近一部《枪王之王》将在暑期档公映。

  吴彦祖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,学的是建筑学专业。在香港回归那一年,他从美国飞到香港,想在当地目睹这一时刻。因为囊中空空,他在朋友介绍下做起了模特。几个月之后,他就被香港导演杨帆发现,主演电影《美少年之恋》,从此入行。

  吴彦祖从没放弃过自己的专业。南非和女友成婚的小屋以及自己、朋友的房子,都是他一手做装饰、设计;在今年深圳—香港双年展上,他和朋友有建筑设计作品展出。

  他自己的下一部导演作品,正进行到剧本创作阶段,他说:“这要花很多工夫,而且现在还要学着用中文来写。”

  W:主要的工作就是解决问题,各种各样的问题。比如说,我看这个剧本的时候特别感动,这个剧本非常好看,现在很少看到这种类型的片子。但是导演拿给很多电影公司看,却没有人想投资,因为这不是一个商业片。我觉得不是这个原因,不管商业不商业,好电影就是好电影,所以我就帮导演去找一些投资方。在拍摄的时候,以及拍完之后差不多1 年半了,还有很多后期的问题还需要解决。所以,我的大部分工作都是解决问题。包括因为导演很久没有拍电影,对于工作人员她也不熟悉,我也帮她做些介绍??因为我都拍了50 多部电影了,算是有一些经验可以帮忙。

  B:你喜欢这个剧本,是不是很大程度上因为这个角色和你在美国的生活背景很像,所以你很想演?

  W:没有,他的背景虽然跟我很像,但是性格完全不是我的性格。他非常内向,但是在梦里面,又是一个比较完美版本的他,很阳光。他小时候经历的很多事情,比如家庭问题,影响了他的性格,所以他不太会说话、交朋友,比较自闭。我是觉得这个故事很特别,能不能在梦里面有一个爱情?梦里面的爱情会怎么影响你现实生活中的爱情?我觉得这个话题会比较好看,很特别。其实,我很久没有拍爱情片了,因为其实我觉得很多爱情片的故事都非常无聊,别人都拍过很多次了。如果我再来拍爱情片,我就要拍一个比较特别、新鲜的故事。

  B:这部电影基本上是你和袁泉两个人的戏,比如你有大段讲述自己身世的对白,足足有六七分钟,很考验你的入戏状态。

  W:要进入Max 的状态,要了解他,就会影响我自己的状态。这部电影我们拍了很久,大概拍了两个半月,然后我就发现,我很难从Max 的状态走出来。有两个月的时间,还有一些状态留在我脑子里面,所以比较辛苦。

  W:因为我觉得一个完全阳光的角色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。现在的人,没有一个人有完全完美的生活。我就很怕那种完美的人,觉得不成熟、而且不真实。为什么我们喜欢看电影?因为我们可能会觉得,这个角色、这个故事会有些东西可以投射到我自己的生活里面,它有很复杂的一面。每个人都很复杂,我不喜欢那种阳光的,太单纯的、太简单的角色。

  W:我没有一个做偶像的目标,从来没有。可能有一些人想把当我当作偶像,但是我是演员。我觉得这部电影、活动有意思,这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情,而不是让别人觉得有意思。我的生活方式很简单,接自己喜欢的电影,演自己喜欢的角色,要不然,就会很辛苦。

  W:刚刚出道的时候。那时候刚出来,没有什么选择,也不知道自己想拍什么,就拍了一些那种类似白马王子的角色。比如说《新扎师妹》,演的就是一个完全完美的男孩子。拍完之后,我才发现,那个人不是我,这个不是我喜欢拍的东西,我要改变我的路。

  B:我个人的印象是,你自从戴上眼镜之后就突然会演戏了,第一次戴眼镜拍戏应该就是在《旺角黑夜》里。你自己是否发现这种不同?

  W:我不知道。因为我平时也要戴眼镜的,尤其晚上要戴,因为我有散光,都戴了十几年了。眼镜是帮助那个角色,不是帮助我,或者是帮助到演技方面。它只是造型的其中一个东西。的确,《旺角黑夜》是我一个比较大的转变,那也是第一次跟尔冬升导演的合作,第一次真正去拍一些我自己喜欢看的电影。

  B:尔冬升应该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位导演,现在是第五次和他合作,你怎么看待你们之间的这种默契?

  W:我觉得,每个演员都希望能够跟一个导演有那么好的关系吧!比如说,吴宇森跟周润发合作的时候,他们有那种默契关系;现在马丁?斯科塞斯和李奥纳多?迪卡普里奥也有,而在以前是马丁?斯科塞斯跟罗伯特?德尼罗,对不对?我希望自己能够拥有这种默契,能够让一个导演完全了解我,我也完全了解他。我们在现场不用多说话,因为大家都明白,他想要的是什么,我能够给他的是什么,一切都非常简单。

  W:他让我变成熟了。跟着他拍戏之前,我还是个小孩子,属于混在这个圈里面,还没成熟的人。那时候,我也就二十六七岁吧,真的还没找到自己的方向。我知道我喜欢拍戏,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拍每部戏是不是对的。遇到尔冬升之后,我就找到一个方向,他那种类型的片子是我喜欢的,跟他合作的那种满足感是非常大的,所以就一直想保持默契的合作关系。

  B:在去年的金马奖上,《如梦》入围4 项大奖,你被提名最佳男演员,最终都没有拿到奖。

  W:我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去得奖。这部戏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有激情的创作。每一个人都很努力地去做这个电影,都想帮罗卓瑶拍这个戏,这些让我非常感动。如果我们这部电影能够得到一个奖的话,大家都开心。所以,我失望是为了他们失望,不是为了我自己。

  B:你现在已经有这个能力去找这样的投资,而且你自己也做过导演,那为何不自己来操控整个电影?

  W:我比较关注创意的部分,包括故事、剧本,这种东西从剧本开始就要好。但现在每一个电影公司都是要想办法赚大钱,都以商业为主,故事似乎没什么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找一些大明星,然后是明星导演,合在一起拍一部戏,他们并不关心电影是否真正好看。

  到现在,我发现有很多古装片,还在追《卧虎藏龙》的风潮。为什么到现在还需要那样一个奇迹?那是一个奇迹,不是一个模式,对不对?我是很讨厌这些东西的。因为这些老板不了解,他们觉得这样做,无论中国人、外国人都喜欢看。其实不是这样,虽然我觉得《赤壁》很好看,但是美国人根本不了解什么叫三国,如果你的想法是要拍一些华人电影给外国人看的话,这就太复杂了。《卧虎藏龙》能够成功,简单来说因为它是一个爱情故事,不是一个历史电影,不是一个很复杂的文化的电影。它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武侠片加上一个爱情片,两个很简单的东西合在一起。但是现在变成他们都不清楚什么叫古装片,什么叫武侠片,也搞到现在外国人都不知道我们华人电影在讲什么。

  W:的确如此。第一个原因,前面讲过,就是因为有点讨厌。但不是说我就不会拍,有好的我当然会拍,但是我觉得这个方向我不同意,所以尽量不拍。第二个原因是,如果拍古装片,我是想拍一个武侠片,就是真的武侠片,能够有侠义和风格。但最近的那些“武侠片”都是只打一点点,然后有一个很复杂的故事,所以故事可能没有那么多人了解或者喜欢。

  B:其实,你从小学过武功,完全可以成为香港新一代的武打明星,但是你没有往这个方向走,反而选择了在商业和艺术之间游走。为什么会是这样?

  W:对。因为到现在,都没有一个真正的武侠片来找我去拍。我只是一个演员而已,所以我是被动的。一个导演要找我去拍这种电影我才能去拍,不是因为我想拍,就能去拍。这一切都很难,因为我不想太进入那个商业的世界。我觉得商业的东西不是我的特长和优点,我擅长的是创意。

  W:也不是完全如此。如果真要拍动作片的话,就要这几年拍,要不然,我就太老了。我以前受伤过,膝盖的韧带打断过,两年前,我的腿骨还断了一次,所以我开始感觉到自己老了。没有以前那么活泼,或者说,那么灵活。

  W:其实这也是我的问题。刚出来的时候,我签了成龙大哥的公司,他希望我拍动作片。但是,我出道的第一部片子接的就是《美少年之恋》,这是艺术片,也是一个演技为主的电影。那个时候,我不想人家只把我只当做是一个动作演员,我也喜欢看其他电影,不想只能拍动作电影。但是到现在,人家都几乎忘记了我原来还会打。(文/ 李俊 黄悦(实习) 摄影/ 小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