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RVICE PHONE

+86-0000-96877
55彩票,诚信为本,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

修锁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项目 > 修锁 >

一家谁都未必愿意坚守的小店

发布时间:2021-08-27

  修锁配钥匙,一项投资不大、收入不高的营生。田桂兰和丈夫已经干了30多年,配出的钥匙至少也有10万多把。近些年,这个老行当已没了往日的红火,而田桂兰非但没有动过转行的心思,反而执意将在外打工的儿子劝回来子承父业———

  在桥西区长青路与公园街交叉口, 有一家名为“鑫龙锁具”的小门脸。 由于不太起眼,若非熟客,即便路过也没几个人会留意它的存在。

  上配匙机、砂轮抛光、挫去毛刺后,一把钥匙便配成了。 此时,田桂兰还不忘拿出那个陪伴了她三十多年的钢制“字头”,用锤子在新钥匙柄上敲上一个字母“G”, 作为返修时的凭证。虽然现在已经很少出现返工的情况,但田桂兰依旧这么做,于她而言这是端这碗饭必须恪守的规矩。

  随着自动配钥匙机越来越智能,如今配把钥匙已不需要锁匠过多参与,但田桂兰依旧会习惯性地先用游标卡尺测量顾客带来的母钥匙,再去挑选相似的钥匙坯。 比较之下,若钥匙坯的长短薄厚超出了误差范围,田桂兰总会认真地在一台外表斑驳的台钳上校准一番。 “现在坯子的种类很全,但二者看着像,不见得配出来就一定好使。” 她说。

  1989年,在一家集体企业作钳工的丈夫下岗了。 田桂兰和丈夫决定与其给别人干,不如自己干。一番考察后, 他们盯上了当时投入较少却人人离不了的“五小服务”。即修鞋、修拉链、修锁配钥匙、修自行车等这些服务于市民身边的行当。因为有技术,夫妻俩最终选择了有门槛的锁匠行。

  工欲善其事, 必先利其器。手摇式配钥匙机,台钳、卡尺、长锉等工具置办齐全后, 田桂兰还请人制作了一张体面的工作台。全钢结构的主体, 台面上铺粘了一层厚厚的自行车外胎, 并专门焊接有撑伞的支架。 如今这张工作台虽已“下岗”,但田桂兰却依旧宝贝似摆在小店显眼的位置。

  至今, 田桂兰仍记得丈夫第一天开张时的情景。 虽然心灵手巧的他已掌握了配钥匙的要领,但在工厂待久了, 与外人打起交道来总不免紧张,不仅额头、脖颈直流汗,手还不住打哆嗦。即便这样,当天仍有2元的进账。 虽不多, 但一家人却看到了希望。

  当时钥匙都是单片儿的,远比现在的结构简单,但由于技术落后, 反而更考验锁匠的手艺。 钥匙坯经台钳处理后, 在手摇式配匙机上开“牙子”往往成为了关键, 这需要锁匠拿捏得恰到好处, 否则将前功尽弃。

  靠着专注的态度,性格腼腆的丈夫总算站稳了脚跟。不仅如此,当时各县鲜有人从事锁匠行当,人们不得不进城配钥匙。 因为丈夫的活计质量高,不用跑冤枉路返工。 口口相传后, 很多坝上地区的人慕名而来, 成为了他的顾客。

  夫妻二人一次到省会进货时, 无意间看到的一种全自动配钥匙机, 让田桂兰眼前一亮。 可那时这种新机器还属于紧俏货,为了抢占先机, 夫妻俩咬牙花费800元买了回来。

  全自动配钥匙机更高效, 也降低了操作难度。1994年,下岗后的田桂兰接手了配钥匙的工作。 获得相关资质后, 丈夫则开始上门开锁、修锁。个别同行上门服务, 两三分钟打不开就去砸锁, 丈夫则不然,总要一遍遍尝试,尽量修而不换。久而久之,这家街边小摊生意越来越红火。

  2010年,田桂兰和丈夫租下了现在的这间小店。这一年,我市很多高层住宅小区交付, 锁匠行业迎来春天。 但“鑫龙锁具”的生意并没想象的那么好。 因为很多人购买高端设备开店, 使得竞争日渐激烈起来。一段时间后,行内出现了“内卷”。而此时,田桂兰却想让儿子段海龙子承父业。 在天津打工的儿子自然不愿意, 但她却说只想赚大钱、 赚快钱的人根本留不住, 暂时的红火热闹总要归于平静。 况且锁匠这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至亲是收徒的首选。与其让儿子在外面 “飘”,不如早回来, 掌握一门靠本事吃饭的手艺。

  儿子最终放弃了大城市的生活。入行第一天,田桂兰立下了2条规矩:陌生人要求上门开锁, 不能做;上门服务,顾客家门不能进。

  如今, 两代人经营着这家小店。 手艺也在一日一月间完成了传授。 因为有了这样的底气, 即便门可罗雀时, 田桂兰也能心无杂念地坐在门口小憩。当老邻居路过戏谑地说上一句“真能闲得住”时,田桂兰总会回答道:“不温不火才是这行的常态, 只有心态放平和了, 才能坚持下去……”